法制網首頁>>
輿情監測中心>>案例研究>>
七大疑問尚有三點未解
云南第一監獄脫逃事件輿情研究
發布時間:2017-05-18 12:15 星期四
來源:

輿情綜述

5月2日,云南省第一監獄在押犯張林蒼脫逃,相關輿情在兩個階段的發展中,輿論共聚焦了七點問題。在政法機關、媒體、自媒體、網民、抓捕人員等不同輿論角色的推動下,“罪犯如何沖破重重阻礙脫逃”、“脫逃罪犯何時能被抓獲”、“脫逃是個案還是普遍現象”、“抓獲細節到底如何”四個問題被有效解決,而“監獄管理存在哪些漏洞?該如何追責”、“脫逃罪犯是否值得同情”、“脫逃事件是否‘另有隱情’”三個疑問尚未完全解開。官方處置中存在哪些經驗,又還有何種風險?法制網輿情監測中心梳理輿情發展趨勢,分析輿情主體特征,總結處置經驗并加以預警,以供參考。

輿情事件

1. 追逃階段

罪犯如何沖破重重阻礙脫逃?

5月3日10時許,據“@云南司法行政”消息,云南省司法廳舉行媒體通氣會通報,5月2日8時20分,云南省第一監獄七監區一在押犯擅離勞動現場并趁機搶奪貨車,沖破監獄隔離網和施工用的臨時柵欄門后脫逃。脫逃罪犯張林蒼因運輸毒品罪被判處無期徒刑。通報還對有關部門的應對措施進行介紹:第一監獄第一時間啟動《應對預案》,省司法廳、省監獄局成立處置工作領導小組,組建追捕指揮部等。云南網、澎湃新聞網、“@春城晚報”迅速跟進,相關報道經由網易網、鳳凰網、騰訊網、搜狐網等商業門戶網站轉載后,信息量呈現爆炸式增長。2小時內,商業網站相關新聞跟評量超4萬條,新浪微博話題“#云南一名罪犯脫逃#”的閱讀量也超過10萬。這一階段,輿論關注罪犯張林蒼到底如何沖破監獄的層層阻礙后脫逃,“@春城晚報”記者運用“一直播”平臺直擊現場,試圖找到罪犯駕車沖破的圍欄,直播持續一小時,雖然最終未果,但觀看量達25萬人次。網民評論中,充斥著“好奇怎么跑掉的”等疑問,還有部分網民提出“是不是有黑警”、“懷疑有內鬼”等陰謀論說法,引發一定共鳴。

監獄管理存在哪些漏洞?該如何追責?

之后,媒體持續關注事件進展,“云南一毒販越獄 駕車沖破監獄隔離網后逃脫”等突出脫逃細節的標題引發較多討論。“@新京報動新聞”制作脫逃模擬動畫滿足網民的探知欲,傳播力較強。5月3日16時20分左右,云南省公安廳發布針對張林蒼的《云南省公安廳A級通緝令》,媒體對通緝令的轉發成為重點。微博、微信公眾號中“看到此人速報警!警方懸賞10萬通緝”等內容大批量出現。與此同時,輿論的關注點更加多元,更多網民開始討論脫逃事件中監獄管理的漏洞。針對罪犯搶奪車輛,網民“@Jimmy”表示,“貨車司機擅離崗位,又不拔下鑰匙。這管理上有漏洞啊”。針對安防系統,網民“@天嘗地酒”評論稱,“監獄安防系統也太差了吧!這種重犯沖卡逃走,難道就沒有持槍堵卡的獄警嗎?怎么不直接開槍射擊呢?”還有網民呼吁追責,稱“監獄管理方太大意了,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”等。

脫逃罪犯是否值得同情?

5月3日17時之后,澎湃新聞網、紅星新聞網、北京時間“暴風眼”等多家媒體挖掘張林蒼的個人經歷,“為人和善”、“曾在武警部隊被評為‘優秀士兵’”、“退役后借高利貸開了一家KTV”、“孩子兩歲”、“家人希望其自首”等描述讓公眾對張林蒼加深了解。從“優秀士兵”到“脫逃罪犯”的巨大轉變令公眾惋惜,也由此生出一些畸形的同情,甚至將其與美劇《越獄》的男主角類比,把他描述成“悲情英雄”的類似人設。針對這種風向,多個微信公眾號給予嚴厲回擊。《越獄犯張林蒼“二進宮”,應該用不了多久》、《自首吧,張林蒼》、《張林蒼:逃到天涯終是犯》、《致逃犯張林蒼:監獄才是人生開始的地方》等文章,強調張林蒼的犯罪行為,認為警方一定會將其抓獲。彩云網評論《“二進宮”是張林蒼最合理的結局》也表達了相似觀點。同時,輿論場還出現一些正向聲音,如微信公眾號“大墻小事”發文《關于云南監獄罪犯脫逃事件,有幾句話想說》,對監獄系統的主動通報、我國監獄系統的高安全系數、獄警工作的艱辛給予肯定,回擊部分網民的過激評論。此外,《新京報》與騰訊視頻聯合主辦的“我們視頻”欄目的報道《云南越獄逃犯生吃活雞?》、梨視頻的相關信息《武警搜逃犯,村民稱深山驚現雞骨頭》在微博中流傳。網民關注追逃出現進展的同時,對“生吃雞”等情節也表示不忍,認為“脫逃還不如服刑”,但后續相關信息被全部刪除。

脫逃罪犯何時能被抓獲?

5月4日22時許,云南省司法廳舉行第二次新聞通報會,通報省公安廳、省司法廳、昆明市公安局、武警云南總隊、省監獄管理局積極聯動、積極布控查緝的工作。通氣會還提到,提供直接線索并依此抓獲逃犯的,獎勵人民幣10萬元;直接抓獲逃犯的,加倍獎勵。一時間,“抓獲逃犯獎勵20萬”成為輿論新的關注點。 5日,“加倍懸賞”仍然是信息關鍵詞,雖然網民對監獄管理、警察追捕效率等方面還有質疑,但一些自媒體的發聲,如微信公眾號“高墻警事”的《噴子欲誤國,英雄會落淚?——云南監獄毒販越獄輿情微評(一)》等,抨擊了網絡的不理性聲音。 6日,輿情又起波瀾。北京青年報微信公眾號“深一度”發布報道《起底云南越獄毒販出逃路線圖 官方疑未鳴槍警告》,對張林蒼的出逃路線圖進行詳細描述,并稱監獄周邊居民表示事發時未聽到槍聲。報道還描述了省一監的改造工程、張林蒼借高利貸的遭遇、警方對其的追捕等信息。媒體轉載中,出逃路線圖、未鳴槍警告成為關鍵點。輿論除了持續討論監獄管理漏洞外,更加關注追逃進展,“@鐵云紅藍”等網民表示,“三天了還沒有線索,怎么還沒抓到?”還有網民現身說法,如“@歐陽丫丫是我”等表示,“追逃工作,目前已前往四川樂山,當地公交站臺已經張貼懸賞通緝令”。張林蒼何時能被抓獲成為網民最為關心的話題。

……

(全文閱讀請參見《政法輿情》2017年第17期)

  法制網輿情監測中心 付萌 

 

責任編輯:劉音
0
視頻推薦
相關新聞
六合彩票心水码 交口县| 土默特左旗| 濮阳县| 哈巴河县| 会同县| 徐闻县| 云霄县| 晋州市| 南平市| 天津市| 平利县| 师宗县| 镶黄旗| 松溪县| 璧山县| 平凉市| 饶阳县| 甘孜| 色达县| 营山县| 石门县| 祁连县| 昭平县| 壶关县| 营口市| 海城市| 贵溪市| 福安市| 无为县| 诸暨市| 海晏县| 茂名市| 阿拉善左旗| 宝山区| 临高县| 文水县| 新宁县| 洞口县|